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国家之光 人类之瑞


马相伯的宗教、教育、爱国思想

    相伯,本名马良,出生于江苏丹徒,出生那年适逢鸦片战争的炮火打响,中国走入了历史上最屈辱的一百年。他自幼领受天主教洗礼,洗名若瑟;青年时期,受到仁人志士救国存思想的影响,奋发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并积极投身教育事业、参与时政,成为天主教界的知名人士;晚年因忧国忧民的言行,被人们敬称为“爱国老人”。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034965f402916599f2d385a5.jpg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天主教徒的灵性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马相伯13岁起便在上海徐汇公学系统地学习欧洲语言、文化。徐汇公学是近代中国内地第一所传播西方知识的学校,马相伯是该校的第一批学生。毕业之后,他进入法国人开办的耶稣会修院学习神哲学,因少年才俊受到各方赏识。1862年,他加入了耶稣会,成为一耶稣会士。1869年获神学博士学位,同时被祝圣为司铎。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作为神父,他开始在安徽宁国和江苏徐州等地传播天主教教义。这期间,他对于宗教的本质有过认真思考,他在《宗教与文化》一文中表示,宗教是要解决人生的大问题的,要解决“我从何来”“我往何去”的问题。他认为“宗教对于民众,真理教化人生,使人心悦诚服,是对于造物主的钦崇,而自动来克复礼,以救世主之心为心,唯造物主之命是从。故牺牲一切的一切,都是本归原,所谓人事尽矣!”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马相伯虔诚信仰天主教,严格遵守教义教规,但并没有因信仰而脱离祖国。马相伯认真学习天主教神学,这是作为外国传教士的老师们满意的,但马相伯意满足中国社会的急需,施展其所学,这又是专事传教的外国传教士不愿意的。1871年到1873年,他回到上海徐家汇,担任徐汇公学校长。在他任校长期间,向学生们传播中国文化中经史子集,法国传教士对此十分不满,担心他把学生们变成异教徒。于是教会任命马相伯专事研究天文,这加剧了马相伯的不满。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876815日,马相伯给耶稣会高右天会长呈上离会申请:“鉴于会长已给之特许;加之我的健康不适合于传教工作;会里还阻断我与家人的交往,又使我昼夜不宁;更进一步的理由是我的哥哥请我出会完成数学著述,政府还会给我一个惊人的高位。种种情境已使我不知所措。而他们的不断邀请,使我不能等待你的答复。事已至此,我不得不说和写出如下的话。我再也不能用劝化世人的方式为我们的宗教服务了。”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马相伯离开神职,但他并没有放弃信仰。离开耶稣会回到上海家里,开始时不被允许进教堂,后在其母亲的陪同下到教堂请求宽恕,恢复了他的宗教生活,但由于他拒绝了耶稣会后来提出的到直隶任事或改任在家神父的建议,他最后被耶稣会除名。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然而,与生俱来的家庭传统和长期的灵性培育,使他在内心始终保留着天主教徒的虔诚和热心。晚年他息居上海,全身心沉浸于灵性生活中。“让中国人在近代思想启蒙运动中给基督教以一席位置”构成了他晚年宗教生活的主要内容。他的著述多以信仰为核心,始终在中国教会的立场上,为中国天主教的建设作出了许多颇具价值的阐释,也对中国教会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尖锐批评。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教育家的情怀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离开耶稣会的日子里,他曾效力李鸿章的洋务运动,任职山东潍坊机器局,协助处理日本和朝鲜的外交事务,赴美国争取建设海军的贷款。然而种种努力都因为没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清政府关门主义的思维方式而变成了徒劳,在马相伯看来,没有奠定一点民主的基础,中国就没有希望。在访问了几所欧洲著名学府之后,他开始产生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在中国办教育机构1900年,他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捐献给了耶稣会,他希望耶稣用这笔财产来兴办学堂。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03年,马相伯成立“震旦学院”。“震旦”是中国的古称,来自梵语,附会《周易》,东方为“震”,属日出之方,故名“震旦”。“震旦”的创办,无疑引起了公众和学术圈的注目。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震旦学院的目是培养西语翻译人才,学制二到四年,招收各界各年龄层的学生。马相伯为学校规定三条原则: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他试图把西学融合进中国文化的框架,把所有的课程分为两类,即文学和质学(科学),包括古文、英文、法文、伦理学、性理学(心理学)、历史、舆地、社会学、财政学、公法等。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05年,震旦学院的学生人数突破130人,就在此时,耶稣会开始了对学院的干涉。耶稣会希望把震旦办成完全法国式的大学,只培养适合法国社会的人才。法国耶稣会士强迫震旦取消英语课。学生们为了抗议耶稣会的干涉而全体退学。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同年,马相伯决意甘冒再次与教会决裂的风险,同意学生的请求重新组校,创办“复旦公学”。在于任等人的带领下,原震旦的学生们便开始另觅校址、筹措经费。他们将校名定为“复旦”,取“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中两字,寓意光复震旦。9月,经过马相伯、严复和退学学生领袖于右任等数月的奔波,复旦公学终于顺利开学。除前震旦学生外,又招收了部分新生,师生共同推举马相伯为校长。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马相伯从来没有忘记他在“震旦”和“复旦”未实现的理想创建一所与西方大学齐头并进的中国大学,这个念头始终在他的脑海里。他不满天主教在华开展的教育工作,批评道:“在我华提倡学问,而开大学堂者,英、德、美之耶稣教人都有,独我罗马圣教尚付阙如,岂不痛哉!”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清末初,马相伯联合其友英敛之呈递了《为中国兴学书》,倡议在北京建立一所天主教大学。书中说:“以故诚得我至圣父师大发慈悯,多遣教中明达热切诸博士,于通都大邑如北京者,创一大学,广收教内外之学生,以树通国中之模范,庶使教中可因学问辅持社会,教外可因学问迎受真光……”1927年,英敛之在香山创办的辅仁社正式更名为辅仁大学,并向民国政府登记注册。虽然马相伯没有实际亲自参与辅仁大学最初的创立,但在获得罗马批准这一关键环节中,他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爱国老人的呐喊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马相伯在为耶稣会修士和办学期间,都保持了极强的爱国热情。战乱时期,上海法租界曾邀聘他为翻译和秘书,被马相伯断然拒。他说“我学法语,非为法国用,是为中国用。”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31年日本侵略我国东北三省,时年93岁的马相伯痛心不已,在《申报·自由谈》中写道:“去年九月十八日,日本暴力发动,强占我东北。今年三月,一手演成满洲傀儡一剧。一周年间,河山变色。如此奇耻大辱,国人应奋起自救,不还我河山不止!”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他直指当时的政府为“缩头乌龟”:“日本只有八千万人,而中国有四万万人,日本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五倍大的中国,碰到只有自己五分之一的日本侵略,竟不敢出来抵抗,这叫做‘缩头乌龟’。”“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则后人伐之。”他呼吁国民政府应“自赎自救,共赴国难……立息内争,共御外侮”。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宗教与文化》一文中,他谈到了为什么要抗日:“我们现在所以反对日本暴行,就是因为反对敌军自由杀人,自由夺人养命土地,且妄以为可以自由掌管我四万万五千人的生死存亡。”他怒称日本侵略者为“国际大盗”,“老夫深信以民为本,无负责之国民,国即将无由而立;同时深信自助乃能自救!惟自助乃能打破当前之艰难,求助于人,乞怜于人,皆为徒然!青年为社会之中坚,为国家将来之柱石;望同心同德,作艰苦而有效之奋斗!”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38年,马相伯虚岁百岁时,全国各地群众和有关团体举行遥祝百龄典礼,国民政府对他颁发褒奖令,中共中央特致贺电,称他为“国家之光,人类之瑞”。他在病重时,忧国忧之情更深。他说:“我只是一只狗,只会叫,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1939114日,马相伯因病在越南谅山逝世。 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fP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