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罗冠宗与“三自”紧密相连的不凡人生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几个对自己影响巨大、甚至可能改变自己以往思维定势的人。对于我来说,罗冠宗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初识罗冠宗先生是1989年。我在上海西藏路基督教青年会宾馆参加基督教全国两会的会议,认识了当时身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的丁光训主教,以及罗冠宗、韩文藻、沈德溶、沈以藩、曹圣洁等中国基督教界的精英们。当时,罗老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已年近七旬。他个子不高,瘦瘦的,头发花白,身着一身旧西装,面带和善的微笑,像个大学教授。于他,我脑海中闪过一念:如若置身人海,是决然不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了;但他炯炯有神的目光,还是让人感到一种定、坚毅和沧桑。他是怎样的一个人?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随后的二十多年交往中,我逐渐认识了他。我尊重他,敬佩他,不仅在于他大智沉稳、原则性强的工作作风,真诚待人、顾全大局的处世之道,淡泊名利、严于律己的崇高品质,而且在于他对自己追随的信念有一种势不可挡的执著和献身精神。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罗冠宗先生祖籍广东高明,1920222日生于上海。1939年进入复旦大学政治系读书。在校期间受洗成为基督教徒。1943年毕业后,他即到中国基督教青年会做学生干事,直接吴耀宗和丁光训领导。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中国的乱世,但也确是一个各个领域英雄出、人物涌动的沸腾时代。无论是政治、学术、科技、文化、艺术,还是宗教领域,都涌现出一批引领时代、凝聚民众的杰出人物,他们影响了中国半个世纪,并留给后人丰富的精神遗产。罗冠宗先生便是在这样的历史大潮中基督教界涌现出的一位佼佼者。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49年之前,年轻的罗冠宗在基督教青年会从事的主要工作是团结基督教界爱国人士反独裁、反封建、反帝国主义,为新中国的缔造传播舆论、凝聚人心、增砖添瓦。解放后,由于中国基督教特殊的历史背景,五十年代吴耀宗先生发起三自爱国运动,罗冠宗与基督教界的爱国同工们坚定地支持并积极投身这一运动。此后数十年,罗老坚持不懈地高举维护“三自”,推动“三自”向纵深发展,并及时澄清各种历史误解和不实流言,成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骨干、中坚。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51年,罗老被选为中国基督教三自革新运动筹委会常委,此后,历任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秘书长、副主席、主席、咨询委员会主任和名誉主任,经历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每一个重要阶段;并曾任第五届、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七届、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常委。在这些任职中,他从来没有懈怠过,总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全力以赴,一路走来风雨兼程,此中的艰难困苦非人能够知晓。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三自”其实并非中国基督教独行的原则,它是各国基督教都认可并坚守的办教宗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由于种种历史的、社会的原因,国内外、教内外对于中国基督教“三自”的历史、现状及理论提出质疑甚至否定,更有甚者力图抹杀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侵略中国的历史事实。五十年代中国基督教的三自爱国运动是否是一个历史的错误?中国基督教还有必要坚持“三自”原则吗?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基督教将何去何从?如何妥坚持“三自”与日益频繁复杂的国际交往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当时困扰教内外人士的重大问题,关系到中国基督教未来的命运和走向。中国基督教面临巨大的挑战。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面对此境况,罗老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维护祖国和民族的尊严,旗帜鲜明地提出,以史为鉴,才能不蹈前辙、坚定前行。否定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侵略中国的历史“实际上是妄图抹杀鸦片战争以来百多年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从而否定中国人民反帝爱国斗争的历史。”“我们认为任何篡改历史、歪曲历史(的行为),都会把人们带到错误的道路上去。要记住前人说过的一句话‘亡国者,先亡其史’。对此,我们既要牢记自己的历史,又要站稳中国人民的立场。” 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罗老发表了大量关于中国基督教必须坚持“三自”道路的文章,并驳斥了教内外、国内外有关人士质疑“三自”原则的言论。罗老花六年功夫,组织教内人士精心编撰了《前不忘 后之师》一书,通过外国教会团体和人士的文字或口头供述、中国人民包括广大基督教徒的揭发和批判等,综合大量历史资料,论证了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侵略中国的事实,从而深刻阐明中国基督教坚持“三自”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他说“爱国爱教是三自爱国运动的核心。一个人没有爱国主义思想,就谈不上他会赞成独立自主。”“对信徒宣传三自,主要是要引导大家爱国爱教,一个好基督徒应该是一个好公民。”“三自运动最重大的历史功绩,就是将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利用为其侵略服务的基督教,改变成为中国信徒独立自主自办的基督教。”罗老在《前不忘 后之师》的前言中语重心长地“中国基督徒一定要像保护眼珠一样地维护中国教会的独立自主和主权,因为它是维护国家的独立和主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针对有些人出于对“文革”中极左路线的反感而否定“三自”原则的行为,罗老非常有智慧地提出,“三自”不是抽象的理论,它是由“三自”原则、“三自”组织与“三自”人员构成,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坚持“三自”原则扫清了障碍。这不能不说是罗老对“三自”理论的创新和发展。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九十年代,他又与时俱进地提出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基督教为坚持“三自”原则必须坚持“四个必须”,就是必须要独立自主、爱国爱教、加强团结、落实“三好”(即自治好、自养好、自传好),提升了基督教的“三自”理论,厘清了坚持“三自”原则与办好教会的内在联系,从理论上为新的历史时期下中国教会继续坚持“三自”原则奠定了基础。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为了保证中国基督教能够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为了使后人不忘中国基督教所走过的道路,为了使中国基督教能够在世界基督教舞台上抬头挺胸,罗老血编撰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文选》两卷本。记得他晚年时身体已经不太好,常常头晕,但他仍坚持亲自动笔写作,并审阅各种文件书稿,依然是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罗老留下的这几本浸润着他心血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著作,是世界了解中国基督教的重要文献,是使子孙后代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的教科书。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罗老不仅是实践者,也是坚持和发扬“三自”道路的理论家,若无“三自”的理论,“三自”是断难坚持下去并受历史检验的。罗老更是中国基督教“三自”道路的捍卫者,若无像他一样的基督教界仁人志士的坚守,中国“三自”理论一时的混乱很可能使中国教会面临更大的曲折和危机,甚至影响到国家稳定的大局。他当之无愧成为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中中国基督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中流砥柱和精神领袖。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罗老曾说:“我们是有信仰的人,但我们同没有信仰或不同信仰的人一样,应该热爱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才能真正做到使我们的光照在人前。”“千万要牢记爱国爱教、荣神益人、站稳人民立场。”罗老是这样说的,一生也是这样做的。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1213罗老以91岁的高龄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并将遗体捐献给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用生命实践了爱国爱教、无私奉献、“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人生信念。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作者单位为中央统战部老干办)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7570981_8.jpg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FeH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