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西部歌王”王洛宾用音符畅抒宗教情怀


    作家三毛曾经说过,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王洛宾的歌。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只有四个乐句六个小节,虽然很短,却令人感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仅凭这首短歌,就足以让人们记住王洛宾这个名字。更何况他还拥有数千首音乐作品几十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曲目。经他修炼过的中国西部民歌,既保留了原有的音乐气质,又升华到一种专业创作的境地,达到雅俗共赏的境界。《青春舞曲》《达坂城的姑娘》《阿拉木罕》《康定情歌》《半个月亮爬上来》……每一首歌曲都如此摄人心灵,让人“沉醉不知归路”,以多年之后这些熟悉的旋律仍能在后人中不停传唱。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一位哲人说,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接近上帝——诗和音乐。这两者中,音乐是王洛宾一生的挚爱,为了音乐,他把一切邪恶、痛苦都置之度外。他一生曾经两次被捕入狱,前后经历了19年的牢狱生活,失去了人生最美的年华,失去了爱情、家庭、甚至自己的名字。然而现实世界滴血的伤害并没能阻挡他对音乐的追求,他反而更加坚毅地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音乐创作的事业中,表现出感人的专注和惊世的热情。然而,究竟是什么力量让王洛宾如此忠诚于音乐?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西部歌王王洛宾(1995-08-10曾政摄).jpg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131228日,王洛宾出生于北京牛角湾艺华胡同一个小院落,他的祖父王绍先是京城有名的民间画匠,他的父亲王德祯是管先生,爱好音乐,喜欢唱京剧、昆剧,会演奏多种民族乐器,在美国人开办的一座基督教堂任职。父亲做事时喜欢带着幼年的王洛宾,因此他从小就开始接触教堂音乐。那些唱诗班所演绎的旋律优美、意境高雅的赞美诗熏陶出他对音乐的兴趣,浸润、撞击着他的艺术灵魂。在耳濡目染中,宗教音乐开启了王洛宾的心灵。1925年,王洛宾进入位于北京通州地区、由美国教会创办的潞河中学读书,并正式接受洗礼成为一名“音乐信徒”。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由于王洛宾拥有良好的音乐基础和天生的好嗓子,不久就被选入学校唱诗班,为前来做礼拜的人伴唱。因为有了赞美诗圣洁旋律的烘托,每一位基督徒都挺直了脖颈,显得格外庄严虔诚。主事牧师非常喜欢王洛宾的声音,有一段时间,唱诗班没有伴唱女高音,他甚至就让王洛宾以童音代替。而王洛宾把嗓子拉得尖尖细细的,居然真就唱出了很出色的女高音效果,由此大家更加赞叹于他的音乐天赋。在教会唱诗班的这段启蒙经历,在王洛宾后来的音乐创作之路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因为他最向往的始终都是基督教音乐中那种让人着迷的神圣的宁静。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39年,王洛宾随西北抗战剧团在甘肃张掖与青海交界的民乐县演出,参加了哈萨克部落的阿肯弹唱会,纪录整理了第一首反映哈萨克族游牧生活的民歌《黄昏的炊烟》:“遥远的美丽的帐房围绕着炊烟,马蹄格格踏着石子高兴地前进,哈依啦啦依路亚……”由于王洛宾当时还不了解穆斯林的风俗和伊斯兰教文化,太过于关注于优美音韵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作为基督教音乐衬词的“哈依路亚”竟被他自然安插到了哈萨克族的语言中。还有一次,王洛宾在迪化(现今乌鲁木齐)改编俄罗斯民歌《在银色的月光下》,因为怀念起读书时的教会生活,所以他将熟悉的教堂、经坛、烛光等基督教元素都编进了歌词中。“往事踪影迷茫,犹如幻梦一样,背弃我的姑娘,你在何处躲藏?找到山中老教堂,人们正在歌唱,背弃我的姑娘,正挤在经坛旁,当她看到我的马,眼睛那样惊惶,手中烛火摇晃,烛泪滴在裙上。飞吧,飞吧,我的马,箭一样地飞翔,飞向无极宇宙,摆脱人世沧桑。” 这首歌由他自己演唱时,声音略带哑,仿佛是在倾诉一种感情,哀而不伤,正如历经沧桑后的平静。《在银色的月光下》很快传遍全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洛宾锒铛入狱。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另一次被捕是在19413月,王洛宾被国民党兰州军统关押在一处秘密监狱里。在这里,他与基督教的情缘仍在延续。一位姓席的牧师正好被关在他的斜对门,王洛宾很好奇,问他犯了什么罪?牧师迫于监视的压力,无法正面回答,只好说触怒了主,并用牙膏皮写了一段忏悔词的《赞美歌》:“圣堂响起钟声,塔尖掩拥着霭霭白云,跪在窗前,虔诚祈祷,按着一颗忏悔的心,愿人间罪恶都来归我,我愿永远做木栏里的人,虽然我的罪恶深如海,主的仁慈更深。”王洛宾深感其具有强烈的宗教意境之美,立即谱了曲,不久传唱于全监狱。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美在天堂,也在地狱。”王洛宾先生一生定居在审美世界,超越现实,像一朵游云,无羁无累,潇洒飘逸。在他看来,严酷的牢狱生活只不过给自己换了一个创作场所。他在狱中用自己省下的口粮“窝窝头”来换取其他囚犯的民歌素材,为了在牢房里能继续写歌,将狱中唯一能够阅读的刊物都进行了谱曲。他是音乐的信徒,音乐使他单纯,单纯快乐,单纯痛苦,怡情悦性,返朴归真,所有的激愤和不平在音乐里都被缓缓冲融,汇成了汩汩涓流。王洛宾甚至为自己的百年之后写过一首短诗,起名为《天堂·地狱·人间》“叶片归于泥土,风霜归于岁月,琴弦归于音符。”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因为一生与音乐为伴,王洛宾给自己起了“艾依尼丁”的笔名,维吾尔语,意思是“富有者”。这个名字不但表明他自己在精神层面的富足,也揭示出他对西北少数族地区的至深感情。他曾说过,“我爱大西北,这是我对西北的爱情。”回顾王洛宾的一生,其实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西北的黄土地上度过的,那里到处都有他生活和创作的足迹。因此他也被人们赞誉为“西部歌王”。那些年,奔走在田间村头,他收集了大量富有表现力的民族音乐素材,创作了众多颇具西部特色的少数民族歌曲,集中反映了那个年代中国穆斯林的精神面貌,记录了他们自由的宗教生活和爱国爱教的高尚情操。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他谱写了反映穆斯林青年抗日决心和激情的歌曲《穆斯林青年进行曲》,极大地鼓舞了西北少数民族群众的抗日热情。他这样写到:“我们爱教,更爱祖国”“侵略者进犯,把他打回去”“我们热血发扬穆圣精神”。一批批回族将士正是唱着这首歌奔赴抗日前线,杀得日寇闻风丧胆。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他还同国民党青海军阀马步芳合作完成了西北民族歌舞《花儿与少年》(原名也叫《四季歌》)。“花儿”是甘肃临夏回族群众走路时随口哼唱的曲调,经王洛宾改编后,升华为手法洗练、旋律优美、节奏欢快的青海民歌经典。还有他创作的维吾尔族民歌《高高的白杨》、写给女狱警的赞美诗《撒阿黛》等,后来也都被收入大学声乐教材。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虽然与基督教、伊斯兰教有过不同程度的亲近,但在晚年的岁月中王洛宾却更喜佛门法雨的浸润。1992年,他在新加坡雷藏寺皈依了佛门。在此前后,他也创作了不少佛教音乐,据他儿子王海成先生介绍,大概有《灵仙真佛宗》《清净咒》《如来》《惜缘》《敦煌之歌》等。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这一时期,对于王洛宾来说,音乐又变成了他的菩提树,亦是他的清凉地。音乐让他忘我,也忘记了这滚滚红尘的庸扰与躁动。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依然创作不辍,时间对他来说如同甘露一样,珍贵稀少,没有人像他那样如此精专,达到我两忘,歌无虚日。19951229日,王洛宾在生命的最后日子,再次参加新加坡雷藏寺的开光仪式,并以莲花洛宾的法名,写下了一首《虔诚的忏悔》,这首歌是写给他自己的,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总结,他宽恕了一切。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王洛宾去世的那天晚上,乌鲁木齐降下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接着又连降两次大雪,分别对应了葬礼日回京日。著名军旅诗人、散文作家周涛在《王洛宾二三事》一文中写到“举行王洛宾葬礼上午,忽又大雪纷飞,日夜不停,雪厚盈尺。有人说这一场比整整一个冬天下的雪还要多,莫非真是‘天若有情’吗?即便是巧合也算一份天意了,两次巧合就算两天意,感天地了”。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相比于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这类真正的宗教,也许音乐才是王洛宾一生不变的信仰,是他永远的精神支柱。正如他自己所说,“音乐是宗教,爱情是信仰”。王洛宾的音乐艺术记录下了永恒,与天地同久,共日月永辉。正是这样,他制定了歌要传唱500年的生命计划。他的音乐艺术所显现出的那种纯美隽永的境界,寄寓着人们的梦想与诗情,是暗夜里闪亮的星辰,是泥沙凡尘里晶莹的珍珠,必将被人们久久地珍爱与传唱。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作者单位为北京衍圣宗艺文化发展中心,中国宗教艺术网)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32499066_11.jpg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RqC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