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生

张学良与张冠儒以信仰为纽带的知音


    亚里士多德曾把朋友分为三种类型:玩伴,共享快乐;伙伴,共享利益;灵伴,共享美德。在他看来,最后一种尤其难得。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当今社会,一些人拼命追逐权、金钱、物质,真心相待的友情日渐稀缺为“奢侈品”,似乎所谓的管鲍之交、金兰之交离我们越来越远。然而伟大的友谊总是让人“高山仰止,景行止”,在张学良将军和陕西三原基督教堂张冠儒牧师之间,就存在着这样令世人“心向往之”的友谊。两位老人,从未晤面,但却心心相印,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共同的基督教信仰。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提起张学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也改变了张学良一生的命运。古人云:“吞舟之鱼,不游支流”“鸿鹄高飞,不集污池”,在长期被囚的日子里,张学良从圣经中得到了新的安慰。1964年,张学良受洗入教。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而知道张冠儒牧师的人可能更多仅限于基督教界人士。在陕西教会,张牧师是德高望众的名牧。张牧师生于192371日,生日与建党纪念日同日,这也令他自己深感荣幸。他早年毕业于成都华西协和神学院,笔者有幸作为晚辈,与他同工十多年,对老人家的灵性、人品和神学造诣十分钦佩,张牧师亦对我关爱有加,一定程度上我们之间达到了亦师亦友亦亲的关系。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若讲起张学良与张牧师的缘分,有一个人就不得不提,他就是上海景灵堂的程嘉禾牧师。1988年,陕西圣经学校创办,地点在陕西三原县教会,张牧师是学校的实际负责人。学校创办之初“一把面,一点油”,凭着信心艰苦创业,美好的见证激励了许多人,期间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程牧师便是其中的一位。古人云:“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张牧师与程牧师就是这样,略见过面,却惺惺相惜,更促成了与张学良从未谋面,却尺素频传,到最终信赖相托的一段佳话。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程牧师晚年移居夏威夷,被当地公理会第一华人教会聘为牧师。该教会也是当年孙中山先生常做礼拜并得到资助的地方。1995年,张学良定居夏威夷后,就一直在该教会参加礼拜。众所周知学良夫妇曾居留陕西,尤其对西安有特殊的感情。程牧师在一次讲道中谈到了陕西圣经学校的见证,自然引起了张学良的注意。1995105日,张学良托程牧师寄给张牧师一张他们夫妇签名的合照,同时赠予的还有他们蒙恩见证的著作。张牧师收到寄件后即刻奋笔疾书复函表示感谢,信中写道:“从程牧师处收到你们亲自签名的合影和你们为福音作的见证。大家互相传阅,视为宝贵信息……福音的大能,无限无量,只有我们这些蒙爱的人才能深刻体会”信中张牧师还祝福二老身体健康,并希望二老为三原教会和陕西圣经学校代祷。自此,每逢教会重大节日,双方必有书信往来互致问候。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98年,张学良准备将他数次寿辰上亲友赠送的书画墨宝交给一位可靠的人。这些墨宝不乏珍贵的名作,如张大千、于右任、陈立夫等人的作品,有十件(套)之多,当时是由第一华人教会代为保管的。当即,张学良便想到了张牧师。张学良特别指出,除了交给有关方面外,张牧师也可根据情况自行处置。面对这样的重托,张牧师立刻联系了陕西文史研究馆和张学良纪念馆,两馆欣然接受。直到陕西省文史馆馆长提醒“张老应该留一件”以资纪念,张牧师才留了一幅书法。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999年圣诞节,张牧师又按时收到了张学良夫妇寄赠的照片,照例回信,信中感谢张学良寄赠陕西的墨宝,并祈求上帝使二老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孰料半年后,赵一女士(张学良夫人)辞世。2000528日是张学良百岁寿辰,中国社科院《张学良世纪风采》画册的编著者张友坤先生拜访张牧师,并托张牧师写信给程嘉禾牧师,以便引荐给张学良,他还将画册与《张学良年谱》寄给张牧师以表谢意。200110月,张学良辞世,张牧师十分悲痛,专门著文悼念。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0年夏,笔者有幸来到了檀香山,并在朋友的帮助下,拜谒了张学良的墓园。墓园并不好找,汽车经行美丽的海岸,在幽静的丛林中穿行,绕过绿草如茵的山岗,终于来到墓园。张学良夫妇的墓前横立着一块黑色花岗岩墓碑。碑身高约1米,长约2米,四周用暗红麻色花岗岩石板镶护,其上左右两侧用繁体楷书刻着“张学良”“赵一荻”的名字,名字下有二人的生卒年。墓地周边,鲜花环抱。墓前护墙上镶有一块红底麻花的长条状大理石,左右两端分别用中英文镌刻着《约翰福音》上的经文:“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走出墓地,可看见铁栅栏边的矮墙上横嵌着一块褐红色大理石,正中刻着“以马内利”四个仿宋汉字,“以马内利”希伯来文的意思是“上帝与我们同在”。墓园不远处是一座墓地小教堂,庄严肃穆,很是精致。受张牧师的委托,我在墓地献上了鲜花,默哀致敬,之后又到小教堂驻足祈祷。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4年冬,忽然得知张牧师病重,我在祈祷老人家平安的同时,匆匆赶往陕西,所幸老人已经出院,精神尚好,知道我来看他,非常高兴。兴奋之余又讲述了张学良寄给他的一首诗,并谈了这首诗的来历。这首诗是1988年底,吕正操将军致张学良的新年贺卡上的一首贺寿诗。诗中说道:“御辇将军堪自豪,当年帅气未曾消。长命伉俪无衰绝,风流人物数今朝。”首句以“御辇将军”为喻,因为听说赵一荻女士不久前去美国探亲,不小心摔跤导致骨折,张学良在其返回后到机场迎接,亲自为赵一荻推轮椅,故有此戏称。张学良看罢非常高兴,即兴挥毫,写诗作答:“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主恩天高厚,世事如浮云。”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望着张学良誊录给张牧师的墨宝,我明白了两位老人的心迹。他们像圣保罗一样,把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正像张学良墓地的朝向永远面向祖国一样,他们是胸怀民族大义的爱国者,也始终是耶稣基督的忠实信仰者。这样以信仰为纽带的谦谦君子间的神交,绝非常人所能领悟。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最近在微信上读到这样一段话,权作结语: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里,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作者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张学良.jpgBsM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