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千日回峰行 日本僧人的修行方式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慕延历寺,今日始登临。在一个深秋的日子,我与朋友一道登上了日本京都附近的比睿山。比睿山是一座圣山,也是一座学习和修行的道场。在1200多年前,最澄在这里开山。传播天台、禅、律、密教,年轻的学僧几乎都要到比睿山学习和修行之后才能获得僧侣的资格和作为僧侣的自信。日本真言宗的祖师空海、净土宗的祖师法然、净土真宗的祖师亲鸾、曹洞宗的祖师道元等都曾在比睿山学习,从这个意义上说,比睿山可以说是整个日本佛教的发祥地,是日本佛教的母亲山。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200余年的岁月里,比睿山虽然也曾遭兵火之灾,但正如根本中堂中的长明灯未曾熄灭一样,最澄大师的精神和事业也代代相传、灯灯相续。即使面对现代文明的冲击,比睿山依然像一位气定神闲的老人,全然不顾周边的浮躁和喧嚣,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在安然踱步。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这次登临比睿山,除了参观之外,我们还想追寻一位神秘的修行者的踪迹。这位大修行者就是酒井雄哉阿阇梨(1926-2013)。这是一位两次修满“千日回峰行”的大修行者。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回峰行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千日回峰行”即在7年的近1000个日子里,每天都要拜遍比睿山和京都府的270余处圣迹(包括佛、菩萨、神、巨树等),而且走的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完成千日回峰行,总行走距离大约4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周。在规定的一千日中,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生病受伤,都不能成为停下来的理由,一旦有一日走不下来就等于修行失败。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千日回峰行”的源头可以追溯至比睿山的第二代慈觉大师圆仁(794-864)。圆仁曾到中国巡礼佛教圣地五台山,回日本之后著《山三塔巡礼记》,记述了自己到中国巡礼的感悟。其弟子相应和尚在此基础上,吸收了一些日本文化的元素,最终创立了“千日回峰行”这一独特的修行法。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由于“千日回峰行”极具挑战性,所以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完成这一壮举。在比睿山开山1200余年的历史上,只有3人曾两次修满“千日回峰行”,而酒井雄哉就是其中之一。他分别于1973年至1980年、1980年至1987年,两次完成这一艰苦卓绝的修行,并获得“佛教传道功劳奖”,成为颇有社会知名度的修行者。有许多记者问酒井雄哉,为什么要修“千日回峰行”,酒井雄哉总是回答“我只能做这个”。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经历了生活的很多苦难后,40岁那年,酒井走到了人生的转折点,在比睿山出家为僧。虽然已经40岁,但按照佛教的规矩,他必须从沙弥做起。最初的沙弥生活,对酒井雄哉来说是艰苦的、甚至是难堪的,他不仅要严格按照寺院的规定修行各项科目,还要像佣人一样照顾师父一家人的生活,从替师父照顾孩子到为客人准备下酒菜,无所不为。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终于,几年后,酒井正式入睿山学院学习。对于日本天台宗的修行而言,最基本的是在睿山学院的2年学习,其中有60天是“解行双修”,要学习天台密教的修法,如护摩等。而要在比睿山大大小小的寺院中担任住持,除了睿山学院的学习修行之外,还要有3年的修行。其中,第一年,在净土院扫除,扫除不是一般意义的打扫卫生,而是一种修行意义上的扫除,一年之内,不得走出院子,不得言语,院子里不能看到一个杂物,不能有一片落叶。还要不断地诵经、礼拜等,所以有“扫除地狱”之称。第二年,修“百日回峰行”,这可以说是“千日回峰行”的迷你版;第三年,在弥陀堂修“常行三昧”,即在40天里常行不卧,绕阿弥陀佛念佛,由于这是一种挑战人体忍耐极限的修行,故有“常行地狱”之称。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酒井雄哉在40多岁时入睿山学院学习,其同学皆是20来岁的青年。他克服年龄大、知识基础薄弱的困难,取得了优秀成绩,并修满包括“百日回峰行”和“常行三昧”的科目,成为了长寿院的住持。这时候,他已经接近50岁,按理说,他完全可以过一种安稳而充实的僧侣生活,不必再去接受更严酷的挑战,但他毅然选择了“千日回峰行”。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实际上,“千日回峰行”并不是僧侣的必修科目,甚至不是任何人想挑战就能随便去挑战的。在本人提出意愿之后,需要得到比睿山所有寺院住持的一致同意,才能走上修行之途。酒井之所以得到许可,与他在之前修行中的突出表现密切相关。而一旦得到许可,等于与佛和比睿山全体僧众签下了生死文书,修行者必须以自己的僧格和生命来践行承诺,决不能半途而废。在修行者的身上佩戴着一柄“降魔剑”,这柄剑不是装饰品,而是在修行有失败危险时自尽用的。想想看,在长达7年、1000日的时间段中,天灾人祸、疾病受伤的概率是很高的。酒井雄哉就曾经在行走途中指甲化脓,一只脚肿得穿不下草鞋。但即便如此,修行者也不得以此为借口而休息或谋求治疗,只能硬撑着走下去,等伤口自然痊愈。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入堂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为了体验“千日回峰行”,我和朋友也在山上走了一小段,有些地段坡度很大,走上几步就已经气喘嘘嘘,浑身冒汗。而酒井在14年的岁月里,几乎每天都要走遍全山,仅凭想象其情景就让人钦佩不已。其实,“千日回峰行”的难关不仅限于每天的行走,最具挑战性的环节还应算是从修行的第七百日到第七百零九日之间的“入堂”。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入堂”修行是在不动明王堂举行的集中修行,在前后9日的修行期间,不食、不饮、不卧、不眠,每日念诵不动真言,9日念诵10万遍。其目标是通过这种极限修行,获得不动明王的加持,全身心得到改造,最后与不动明王合体。如果说在此之前的修行是为求自我解脱的修行,那么这之后的修行则是为了解脱众生。之前的修行是“动”中修行,这里的修行则是“静”中修行。在进入这一特殊修行之前,要发帖给比睿山各寺院、以及在家信徒。信徒会集聚在明王堂周围,为修行者祈祷。在明王堂中还有两位僧人负责焚香、换蜡烛、摇醒打瞌睡的行者,同时也负责监视修行者是否严格按照规矩修行。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据酒井后来回忆,第一、第二日没有特别的感觉;第三日,睡眠欲、饮食欲等各种欲望变得强烈,在上卫生间洗手的时候,看到水就有跳进水中的冲动;第四日,身体发出臭味,感官变得格外敏感,连香灰落下的声音都听得到;第五日,允许用水漱口,但不得咽下,为了验证是否咽下,陪护的僧人要用器皿称量;第七日,感官变得惊人地敏感,10公里之外饭店的食物的味道都可以嗅到,凌晨两点到堂外取水时,水的香气都可以嗅到;第八日,是最危险的阶段,行者被允许两臂挂在横杠上稍事休息,信徒齐聚明王堂周围,为行者加油;第九日,凌晨三点,修行结束,由延历寺总管宣读“入堂修行圆满”的证明书。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据医学研究,人在不吃不喝不眠的情况下至多能坚持一个礼拜,超过这一界限身体机能就会紊乱,意识模糊,甚至有生命危险。而“入堂”修行可以说是对生命极限的挑战。如果没有修行基础而盲目挑战,即使能够活命,也必然会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而像酒井这样的修行者经过这样的修行似乎身体得到一次彻底的新陈代谢,据酒井本人讲,似乎感到全身细胞都更换过一遍。酒井活到88岁才过世(2013),也验证了修行的正面功效。我们不能不惊叹修行生活在开发生命潜能方面不可思议的功效。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一钵千家饭,孤僧万里游。行脚历来是佛教修行的基本功课。用日本禅学者铃木大拙的话说,灵性就是大地性,大地孕育万物的生命力恰如人的灵性的生生不息。人走在大地上,呼吸大地的气息,有助于唤起自身沉睡的灵性。从印度的游行乞食,到中国的行脚巡礼,再到日本的“千日回峰行”,虽然内容形式各有不同,但亲近大地、亲近自然,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宗旨是一脉相承的。随着现代文明的进步、交通工具的改善,人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以至于我们的灵魂赶不上自己的脚步。如何找回丢失的灵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放慢我们的脚步。不要悬在半空,而是脚踏实地。当我们行走在坚实的大地,大地便会帮助我们重新找回人与自然的一体感。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张文良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30827040334285.jpgVu7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