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润物细无声:感受四川佛教


DSC_9355.jpg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李冰父子修都江堰,成都平原因此成为千里沃野。在汉代,成都因为盛产当时著名的奢侈品“蜀锦”而富甲天下。无饥馁之患的人们因此有了足够的闲暇和财力来打理文化,于是有了汉代“郡县学”(中国第一所地方官办学校)的发轫——“文翁石室”,以及在文风熏染之下的司马相如、扬雄等才学名士。自此之后,即使有“蜀道之难”,也不能影响人们对“天府之国”的向往。此外,得天独厚的险峻地势,又使之成为动乱时代的世外桃源。因此,佛教在汉代传入蜀地之后迅速发展,唐宋之后,更成为佛教禅宗重镇。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关于四川佛教,素有“言禅者不可不知蜀,言蜀者不可不知禅”的说法。前一句,描述的是唐宋之后禅宗大弘于四川的史实。被称为蜀中掌故“取材之渊薮”的《蜀中广记》“释”部,收录的僧师就多达250余位,而且大多为蜀中本籍,其中更不乏马祖道一、德山宣鉴、圭峰宗密、圆悟克勤、雪窦重显、楚山绍琦这些禅宗史上的大宗师。后一句,则是说明禅宗对四川地域文化的巨大影响。在四川,佛教展现了“极具亲和力”的一面,它与人们的世俗生活水乳交融。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48月,“佛教胜地行”系列采访组来到四川,感受了独特的四川佛教。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四川佛教有一种浓郁的生活气息。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四川佛寺古建筑大多是清代的遗存。与中国北方气势恢弘的寺院不同,这里主要是所谓的“小式”建筑,也就是清代庶民所用的建筑形制。木石结构的殿堂不用斗拱,屋面也很少用琉璃,都是黑瓦青砖。不过建筑的细部工艺却很考究,木门、窗棂的雕花精细;各个殿堂之间,有游廊连接,空间“隔而不断”。少了一分金碧辉煌,多了一分典雅朴实,像一个大户人家的庭院;而寺院不同殿堂的门楣上悬挂的各种书法匾额更是一景,你可以从中找到寺院发展的历史轨迹。至于寺院的塑像、壁画更是精益求精,而且大多收藏有各种名家的艺术珍品,堪称“文化殿堂”。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此外,四川寺院一般都有所谓的“林盘”,或大或小,使寺院建筑和周边的乔木、竹林、河流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形成特殊的环境形态。加上四川气候温和,常年绿树成荫,四季有花可赏。这种情形不仅是建于山中的寺院是如此(比如建在峨眉山的各座寺院),即使是都市中的寺院也是如此,颇为符合时下“生态寺院”的理念。而寺院周围都有茶馆,赏玩风景、祈福还愿之余,香客、游客在茶座上要一壶茉莉花茶,几样小吃,摆摆龙门阵,是享受生活的时尚方式。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其实,佛寺作为世俗社会的文化中心早有渊源。比如,曾被称为“震旦第一丛林”的成都大慈寺(玄奘法师就是在这里受戒,宋代时将临济派禅宗传入日本的道隆法师就是该寺的方丈),早在唐宋时期就规模极为宏大,寺院的壁画更是被苏轼誉为“精妙冠世”。每逢佳节,地方缙绅都会到大慈寺来游赏、喝茶。佛寺甚至成为政治事务的磋商地点。像1949年四川、西康两省宣布和平起义,各方大员商讨的地点,就选择在彭州龙兴寺的藏经楼,那里至今还设有纪念馆。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这种风尚一直流传至今。四川人有“茶馆文化”——休闲是在茶馆,谈正事也选在茶馆。形式极简单,精神却又极高雅,透着四川人对生活的审美和享受。“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禅宗的自在洒脱,在这里似乎得到一个最好的注释。难怪近几年成都在“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评比中一直位居前列,这大概和禅宗文化的浸润也是分不开的。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四川佛教对于世俗社会的影响力,来自于其自身务实、变通的风格。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早在唐代,从汉州(今四川)走出去的唐代禅僧马祖道一,不仅在理论上以“平常心是道”的朴实风格,让禅风流传四海,同时也开创了禅宗丛林制度,才使当时“寄居律院”的禅僧有了安住之所,禅宗也因此而绵延千载,这种创新堪称“世出世法圆融无碍”的典范之举,绝不是不谙世事、空谈修行的拘泥者所能为。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考诸现代,依旧如此。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成都昭觉寺是宋代禅宗高僧圆悟克勤(“茶禅一味”的开创者、日本茶道的鼻祖)驻锡、圆寂的地方,被称为“川西第一禅林”,但是这并不影响在清代时,昭觉寺延请藏传佛教僧人任方丈,由此开显密圆融的先河。而近代能海法师在四川传“大般若宗”(汉地化的藏传佛教格鲁派教法),其弟子清定法师住持昭觉寺,禅、密双弘。而在今天,昭觉寺内显密不同风格的殿宇共存,穿着不同僧袍的僧人都在这里修行。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远在成都郊区的石经寺:这座明代临济高僧楚山绍琦驻锡的寺院(石经寺祖师殿内还有楚山禅师的肉身舍利),在20世纪80年代,又成为密宗道场,寺内有能海法师的舍利塔。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再比如,峨眉山寺院众多,但是全山只有一个方丈,各个寺院只设监院,各种事务由大家民主协商进行管理。由于各个寺院所处的位置不同,香火不同。但是所有寺院的香火收入都是由峨眉山佛协统一调配,而且监院每隔数年就会调换位置,峨眉山的各个寺院由此而形成了一种类似“寺院联盟”的格局,颇具现代管理的意味。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而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当时什邡市的待产婴儿都陆续集中在保健院里,但是保健院因为地震已经成为危楼,一条马路之隔的罗汉寺内的空地成为唯一的选择。罗汉寺是马祖道一出家和晚年说法的地方,是被誉为“西川佛都”的佛门圣地。“见不得血光”的佛门之地能够接纳吗?产妇保养需要吃荤腥食物,这在寺院能行吗?方丈素全法师因此在寺院空地上召集所有的僧人居士,立下了三个临时寺规:无条件接收所有的灾民,包括所有的待产孕妇;无条件地为保健院提供一切能派上用场的物品;无条件为灾民包括孕妇提供吃住的东西。从512日地震发生一直到87日,罗汉寺内的临时保健院共出生了108个地震婴儿。这些孩子后来被称为“罗汉娃”。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见死不救’才是出家人最大的忌讳,除了这个忌讳,其他的都不是忌讳了。佛教不是一成不变的,佛无定法,众生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采访时,素全法师说。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当然,这并非是没有原则的变通。其原则,就是佛教的戒律。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清代,有“长江流域禅宗四大丛林”之说,都是以戒律精严而著称的,成都的宝光寺和文殊院就位列其中。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当时的挂单僧人,有“要坐香,到宝光”的说法,可见其禅门规矩的严格。而住持峨眉山的僧人,一半以上都是在宝光寺受戒,所以宝光寺又有“峨半堂”之称。而文殊院说法堂里现在还保存着戒坛,堂内供奉有10尊宋代铁铸戒神像,陈列了6对 “高脚牌”,上刻“圣旨”“奉旨回山传戒”等字样,在传戒时排列在戒堂外,彰显着文殊院戒坛的特殊地位。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文殊院的方丈宗性法师很年轻,这位精研唯识学的中国佛学院副院长以讲经著称。在访问中,针对文殊院处于都市繁华中心的特点,他着重谈到传统的佛教文化应当与当下社会生活融通,走进生活、走进大众;僧人有在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之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的责任。同时,在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中,通过佛教戒律来把握佛教独立的主体性和世俗化之间的尺度。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四川佛教寺院大多以人文底蕴深厚、自然景色优美著称。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这里有建于唐代的乐山大佛,是中国最大的摩崖石刻造像;这里有建于唐代的宝光寺舍利塔,被称为“东方斜塔”,屹立千年而无恙;这里有龙兴寺的舍利塔,相传是印度阿育王时代遣使在中国建造用于供奉佛舍利的古塔。(原塔塌毁,今塔是能海法师发愿重修,入印度广为探寻,绘成此塔图样模式。后由其弟子清定法师督造而建成的。)这里有著名的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峨眉山,山中名寺众多,金顶华藏寺、万年寺、报国寺等寺院,早就是国内外香客、游客向往的圣地;而新建于山脚的大佛禅院(峨眉山佛学院所在地),殿宇众多、气势恢宏,且建筑、造像都极为精美,细节之处一丝不苟,堪称新建寺院中的精品。此外,还有位于四川甘孜等地的藏传佛教寺院,以及遍布四川各处的佛教石窟……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不过,佛教带给四川的不是仅供凭吊的历史,它依旧发挥着现实的功用。这些佛寺不仅是游历的景观,更是“润物细无声”的弘法道场。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佛教文化因此而以其独特的方式,成为四川地域文化的一部分,成为四川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DSC_6681.jpg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t7U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