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东南佛国 海天胜境


浙江佛教印象

    《越绝书》上曾说:“吴与越,同气同俗。”春秋之后,吴、越合称,到现在统称江浙。江苏和浙江两地在文化、民俗上本来就颇多共通之处,在佛教文化上也是如此。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佛教传入浙江的时间极早。东晋、南朝时,随着“衣冠南渡”,佛教在浙江得以发展起来。南方的佛教秉承玄学余韵,以“重义理”著称,当时佛教“六家七宗”的代表人物主要就活动在浙江。隋唐时期,智者大师在天台山开创天台宗——中国佛教的第一个宗派就此诞生,其意义自不待言。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五代时期,吴越国境内未受战乱的侵扰,历代钱王更以“信佛顺天”为宗旨;南宋定都临安(杭州),大兴禅寺,宋宁宗时制定禅院的等级,设置“五山十刹”,大多都位于浙江境内,形成了以杭州为中心的佛教文化圈。此后也大多延续这种“御制”格局,极大地促进了浙江佛教的发展。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正是这种历史背景使浙江形成了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佛教氛围。浙江佛教的大寺院规模之大、小寺院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如果说这一切得益于浙江佛教深厚悠久的历史底蕴,那么如何承接、发扬古人遗留下来的丰富佛教文化遗产,就是考验当代浙江僧团智慧的一个问题。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0154月下旬,“佛教胜地行”系列采访组来到浙江,探寻这个昔日“东南佛国”的当代景象。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一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浙江,很多地区的佛寺都很集中,形成一个庞大的寺院群:环绕杭州的天目山,在绿林深处,可以看到星罗密布的寺院的黄墙金瓦;在普陀山,佛教寺院遍布整个海岛……庞大的佛寺群,让人很容易油然升起一种特殊的宗教情感。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不过,“大有大的难处”,如何使同一个地区中关系相对“松散”的佛寺,形成一种“合力”共谋发展,这既是佛教本身发展的需要,也是在新时期浙江佛教转型必须面对的问题。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杭州,依托市佛协这个平台,由灵隐寺牵头,各个寺院独立定位、各司其职。作为影响力最大的灵隐寺是杭州佛教对外的主要窗口,它举办各种大型的佛教活动,佛教讲经交流会、托钵行脚、腊八施粥、放生、公益慈善等,既与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相融合,又与大众的日常生活相融合,早已成为杭州佛教的品牌。同时,由于来灵隐寺观光游览的游客、信众数量多,因此它不仅承担自身的自养、维护等功能,同时也通过杭州市佛协这个平台,承担整个杭州其他各个寺院维修、建设很大一部分费用。与此同时,杭州佛协对于其他寺院的“不同定位”也有统一的布局,对于寺院住持的人选也有考察、认定的权利。而这些寺院则可以将重心放在文化建设、清净修行上。余杭的径山寺,这座曾经作为“五山十刹”之首的古刹,“径山茶”由此传到日本而演变为“日本茶道”、紫柏真可在此主持刊刻《径山藏》(因在嘉兴流通,又称《嘉兴藏》),因此致力于禅茶文化和刻经文化的挖掘;韬光寺、永福寺,处于茂林修竹、潺潺溪水之间,同时与深厚的佛教历史人文资源相结合,因此成为大众欣赏山色美景、感受佛教文化的好处所……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佛教寺院应该回归本位,发挥其作为道场的功能。”杭州佛教协会会长、灵隐寺方丈光泉法师说。不过在当代社会环境下,恐怕不能仅仅通过“避于山林”的方式来解决。而这种模式,实际上是使杭州的佛寺整合成为一座“大寺庙”。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也是如此。普陀山是“寺院之岛”,同时整座普陀山又是“一座大寺院”。普陀山总方丈道慈法师说,普陀山所有寺院对内是“经济、人事、修建规制”的“三统一”,也是从整体上对普陀山的寺院进行统一规划;而对外则是“不向外投资、不合作经商、不接任外面方丈”的“三不准”,由此建章立制,保证普陀山各个寺院的道风清净。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浙江,还有很多历史上闻名遐迩的千年古刹,它们承接、发扬佛教的方式又有不同。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奉化雪窦寺,民国时期太虚大师曾在此倡导弥勒净土,因此而成为著名的“弥勒道场”,与“四大名山”并称于世。方丈怡藏法师阐释了“弥勒信仰”在佛教中的特殊意义,弥勒菩萨的兜率净土与娑婆世界众生的密切关系。这既是当年太虚大师倡导弥勒信仰的关键原因,也是“人间佛教”思想的一个重要表达。“我们这个时代可能是决定中国佛教命运的时代,如何应对时代提出的要求,是每一个佛教僧人应该仔细思考、抉择的问题。”十余年来,怡藏法师在恢复雪窦寺弥勒道场、弘扬弥勒文化方面不遗余力,这也是他结合寺院特色、因应时代而做出的创举。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而对于第一个中国佛教宗派天台宗的祖庭——国清寺,“保持传统”才是应对的法宝。国清寺是“千年传承不断、千年僧人不断、千年香火不断”,这在汉传佛教寺院中是十分罕见的。尽管国清寺举世知名,但是它依旧“不合时宜”、“我行我素”地坚持一千多年前的修行传统、寺院家风。国清寺的退居方丈、88岁高龄的可明长老认为,国清寺的僧团传统上有一种“忧患意识”(佛教上关于“末法”的思想,最早就见于天台宗二祖慧思大师的《南岳思禅师立誓愿文》),因此始终以履冰临渊的态度对待弘法事业中的每一件事情;天台宗的特色是圆融、包容,“以不改变佛教核心思想而适应时代的发展”;国清寺强调“身教重于言教”,以清净的环境、淡泊的生活方式来摄受众生。高兴之余,长老还说了一个偈语:“远离闹市物欲乐,深山淡泊任自在。” 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宁波天童寺,方丈诚信法师致力于重振天童寺在禅宗的地位(天童寺在清代被誉为“禅宗四大丛林”之一,在民国时期也是最重要的禅宗丛林之一,黎元洪、林森等都亲为天童寺撰写楹联,可见其地位)。在天童寺的规划中,将按照古代禅宗丛林的规制,广泛拓展不同的功能区域。依山傍水的天童寺,将成为一个规模庞大、功能齐备的禅宗文化中心。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而同处于宁波的阿育王寺更是特殊。相传印度阿育王在中国建19座佛舍利塔,其中之一即建在此寺之内,寺院因此而得名(也是国内唯一以此命名的寺院)。方丈界源法师积极推动禅堂建设,恢复宋代大觉怀琏禅师弘扬的临济宗禅法。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如果说一个地区佛教的声望取决于大丛林,那么一个地区的佛教氛围往往取决于数量众多的小寺院。浙江佛教的特色不仅仅在于那些名山古刹每日里的如织香客,更表现在田野上村民小楼掩映中的小寺院,它们吸引着周围的居民到寺里烧香、祈福,寄托自己对于生命的愿景。实际上,浙江佛教的兴盛,是建立在众多小寺院所支撑的庞大的信众基础上的。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在江、浙、沪交界的嘉善龙庄讲寺,静处“小厂林立的乡村”。它的自身定位是“基层寺院”,以朴实的弘法模式履行“摄受初机”的功能,为大寺院培养基础信众。如此不拘一隅、志行高远,致力于为佛教发展奠定纯粹、扎实的信众基础。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龙庄讲寺是一座“大众化”的寺院:它有意打破传统寺院按照中轴线来建设主要殿堂的“皇宫式”格局;它是园林式建筑,考究而细腻,每一处细节都很用心,让每一个进入寺院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平和、亲切的氛围。在我们采访前的一个月,龙庄讲寺曾在嘉兴市博物馆举办了主题为“方寸皆菩提”的“百家佛印”展览。邀请著名的篆刻家将佛教浅白通俗的智慧隽语刻于方寸之间,篆刻艺术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精致而典雅。既让人们进一步认识佛教修身向善的精义,也让篆刻进一步走向大众,使人们获得文化艺术的美感享受。创意之新,令人赞叹。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当问及龙庄讲寺的弘法方式时,方丈本义法师谦称龙庄讲寺并不具备更高的培养能力,寺院的研修班只是从“三皈五戒”等佛教的基础知识着手。“当大家完成对佛教的基本了解之后,我们会推荐他们到一些大寺院去参访、学习。”他坦言不同寺院应该有自身正确的定位,由此在整体上才能形成一种完善的“佛教培养体系”。想来这也是与他承接了注重修学次第的天台宗学有关。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弘扬佛法,本无定例。正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种种弘传方法不过都是“畅演佛陀本怀”的方便法门。对这个问题,浙江佛教界有着自己的担当和思考,由此也衍发出今日浙江佛教繁荣兴盛的局面。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宁波阿育王寺.jpg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WZ6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中国基督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网站
佛教在线凤凰华人佛教网信德网少林寺玉佛禅寺中国佛教信息网中国宗教学术网
龙泉寺龙泉之声山东民族宗教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