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200811>文化

  

身与心的观照


——宗教信仰与生命和谐

   
  作者:吴蓁蓁

美国哈佛大学哲学教授乔治·桑塔亚纳在《宗教中的理性》中指出:“只要有宗教影响,其中就必定存在着某种人性以及人们不可或缺的东西,它成了普遍接受的道德法则,成了艺术和哲学的依据,也许还是人类最大的快乐的源泉。”从某种意义上说,宗教信仰提供的“永恒”存在和“极乐”世界,为深陷于有限存在和无限烦恼困境的人们带来了心灵的宽慰与宁静;宗教也是对生命的现世关怀,它是一种“成功的心理学”,生活的大智慧、心灵的净化剂。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一、身的困惑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从价值论的角度来看,一种价值之存在与实现,既离不开价值的客体,也离不开价值的主体:没有客体,主体的需要无法满足;没有主体,客体的价值无法体现。人类对宗教的诉求实际上也是在追求宗教价值的实现。因此,解释构建生命和谐历程中宗教诉求的合理性与必然性,依然离不开这样两个层面:一是宗教自身对构建生命和谐固有的价值与意义,即宗教对生命的终极关怀和现世关怀;二是生命和谐对于宗教信仰的客观需求。对于后者,如果基于对生命和谐是灵与肉、生与死、感性与理性、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协调发展,共生共荣来理解,则至少有下面两种解释: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1. 异化的两难。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人们总是一边在不遗余力地消除异化,一边在不间断地制造异化,即便是在构建生命和谐的今天也是如此:人们仍然无法超越自然规律和社会关系对人的束缚,无法完全把握自己的命运,仍然生活在生态危机、人口危机、能源危机、精神危机等各种危机之中;尤其是现代社会竞争之严酷,生存压力之沉重,使人常感心力交瘁,对生存意义和生命价值产生怀疑;而当人们在焦虑不安中对现实的生存环境进行反思的时候,更深层的苦闷便油然而生。这种苦闷便是源于人类自身: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社会分工的扩大化,使从事物质生产劳动的个体自由活动空间日益受到侵蚀而缩小,个体被限制在日益狭小的活动范围里,成为生产过程中机器的附件,失去了自由而全面发展自己的潜能与能力的可能,趋向片面化。财富和权利的诱惑,使人们无法战胜欲望和贪婪,生命的本质和生存的意义在一些人身上被扭曲为对财富的聚敛和名利地位的追逐,更有甚者,演化为人与人之间的杀戮——战争。对自然界过度的攫取和掠夺严重破坏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日益加剧的生态危机不仅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也引发人的精神危机。面对生命的这种异化,这种由人制造出来、独立于人又反过来控制人的异己力量和困境,人类的心灵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挣扎。回归“精神家园”,在宗教殿堂里寻求“神灵”的庇护,获得心灵的喘息和安宁,正是现代社会宗教得以香火不断的重要缘由。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2. 对生命终极的恐惧。生命终极即死亡,这是任何一个个体生命都绕不过去的坎。出于对生命的眷念和对死亡的恐惧,人们一直锲而不舍地探索死亡的奥秘。宗教或民间对死亡及身后世界的想象和描绘,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对死亡的恐惧,给人以极大的心理慰藉。同时,现代人生活便利性和丰富性的空前提高,使人们对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和向往,对生命有更多的留恋和不舍;特别是当人们在死亡态度上表现出的人类特有的伦理特征,对祖先的传承、对家人的责任、对父母的孝道、对子女的养育之责,使人们面对死亡有太多的牵挂。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人比传统人对死亡有着更为强烈的精神恐惧和焦虑。宗教性的解脱是消除死亡焦虑的重要途径,基督徒临终前的忏悔,佛教徒的“助念”,道教的“斋醮”,以及“涅槃”、“天堂”都在于消除死亡焦虑。由于死亡存在于一个彼岸世界,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真正切身体验的超验世界,而面对这个非实物的超验世界,只能以超验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回而应之。因而,人对死亡及身后世界的理解永远也达不到纯科学知识的水平。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死亡这个生命的另外一极,宗教有它存在的空间。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二、心的观照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从马克思生命观出发,生命和谐可以被理解为是灵与肉、生与死、自然性与社会性、感性与理性、个体生命与类生命以及人类与自然共生共荣、协调发展的理想生命状态。生命和谐是生命美学的完美展示。亘古及今,人类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生命和谐的追寻,也留下了一路惊天地、泣鬼神的感人诗篇和千古绝唱。生命和谐的实现方式,必须通过物质的力量,也必须通过精神的力量。哲学和宗教就是表达人类对生命和谐精神诉求的两种方式。哲学以理性的反思性批判的方式追问生死终极价值,来寻求生命存在的本真意义,表达对生命和谐的关照;宗教则借助非理性的信仰,运用人所具有的超越现实而与终极存在和谐一致的丰富想象,为人们提供一个“永恒的”存在和“极乐”世界,使深陷于有限存在和无限烦恼的人们从困扰中解脱出来,获得心灵的宽慰、安全与和谐,来实现对生命的终极关怀。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终极关怀是人类立足于现实对“至真至善至美”的总体理想境界的永恒追求与向往。它源于人之存在于有限而又企盼无限的超越性本质,换言之,是人的超越有限、追求无限的一种精神渴望。信仰的本质是人的自我超越性,它表征着人类对终极关怀的追求。信仰守护着人类生命世界的意义,使心灵拥有一种“家”的安宁和感觉,是心灵的归宿,是生命的精神家园。宗教是一种起源于对人的“有限性”之克服和超越的“领悟无限的主观才能”,是人面对世界,面对现实人生,力求从根本上把握人与世界的一种追问和超越。宗教借助信仰实现对生命的终极关怀。德国当代哲学家、神学家保罗·蒂利希在《文化神学》中提出,宗教信仰是人类精神生活的一种状态和方式。宗教向人们承诺“永恒”、“神圣”、“超越”,本质上就是一种对生命和世界“至真至善至美”的总体理想境界的永恒的追求与向往:“超越”不过是“人类对不合理、无秩序、无意义的生活的超越”;“神圣是生命和谐境界的一种‘绝对法则或秩序’”,意味着人存在于一种喜乐和圆满的和谐世界之中,“永恒则是对人的存在‘有限与无限’的分裂的一种超越”。换言之,宗教世界描绘的超越、神圣、永恒的境界,不过是生命和谐的境界在超验世界的反映,是人对生命和谐境界诉求的宗教语法。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三、身与心的明慧悟性UwX中国宗教网-中国宗教杂志社

 
责任编辑:赛勤
上一篇文章:神州和乐歌行韩国散记
下一篇文章:我国穆斯林养生文化的现代价值